[比特幣價格]什么決定了比特幣的價格?

  在不到六個月的時間內,比特幣價格少了一半。在去年圣誕節前,價格超過了19000美元;今天,只有7500美元。不出所料,比特幣投資者一直預測,比特幣的漲勢將在某一天重現。但迄今為止事實并非如此,比特幣價格在過去的兩個月一直頑固地守在1萬美元以下。我們怎么知道何時會上升?是否會上升?

  

比特幣價格

 

  加密貨幣分析師Fundstrat認為他們已經找到了預測未來比特幣價格的方式。他們使用比特幣挖礦成本預期的路徑預測比特幣價格到2019年底將達到36000美元。

  

比特幣價格

 

  但是這種方法受到了比特幣社區的強烈批評。推特上,Blockstream首席戰略官Samson Mow聲稱Fundstrat的預測依賴于一個有爭議的經濟理論:勞動經濟論。

  

比特幣價格

 

  “勞動價值論”本質上是指,商品或服務的價格是由生產它需要的勞動決定。該理論收到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的歡迎,但大多數其他經濟學派已經放棄了它,主張“主觀價值論”,認為一件商品或服務的價值是人們愿意為之付出的任何東西,而不考慮生產它付出的努力。Mow的觀點是,主觀價值論是了解比特幣價格動態的正確方法,而不是勞動價值理論。

  如果比起市場出價,生產商更重視生產商品或服務付出的努力,他們就會停止生產該商品或服務。當價格下跌時,邊際生產商傾向于退出,減少供應使價格提升。庫存減少或者擁有足夠儲備的生產商,可能會堅持一段時間的生產,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生產商退出直到價格上漲足以讓市場清倉為止。

  同樣,當比特幣價格下跌時,邊際曠工退出,因為挖礦成本開始超過回報。但是這會帶來安全風險。隨著礦池的收縮,奪取礦池控制權(51%攻擊)變得更具吸引力。因此,比特幣擁有一個自我調節機制,以防止礦工在價格下跌時退出礦池。當比特幣價格上漲時,礦工需要解決的算法難題變得更加困難,而價格下跌時難度變小。這使得比特幣的生產效率保持穩定,大約每10分鐘一個塊;同時允許哈希率(解決難題所需的計算能力)隨比特幣價格波動。

  由于哈希率實際上是衡量電力使用情況的一個指標,這是采礦成本的主要組成部分,礦工的盈虧平衡成本往往跟隨比特幣價格波動。 Fundstrat的圖表(也來自Twitter)清楚地表明了這一點:

  

比特幣價格

 

  由于難度調整所設定的價格底線將盈虧平衡成本和價格聯系在一起,盈虧平衡成本趨勢是比特幣未來價格的合理預測指標。因此,Samson Mow的批評有點不公平。Fundstrat并沒有依賴勞動價值論,盡管它的總結有點誤導人地暗示是采礦成本而不是難度調整在支持價格。

  當然,這種支持是不對稱的:比特幣的價格在下跌時受到支持,在上漲時并未受到限制。這是因為在礦池擴張時,沒必要防御51%攻擊。然而,似乎沒有人想到,大幅上漲的盈虧平衡成本會對進入礦池造成巨大的障礙,從而導致礦池集中??赡懿粫?1%攻擊,但如果挖礦市場被少數大佬主導,影響也大致相同。特別是這些大佬合作的時候。

  還有第二個問題,比特幣很像商品一樣交易。長遠來看,商品的市場價格趨向于其邊際生產成本。換句話說,挖礦利潤最終會下跌至零,就像我前面提到的,當利潤下跌至零時,生產商最終會停止生產。

  如果挖礦停止,商品仍可交易,但比特幣會立即死亡。這是因為礦工的真正工作不是比特幣生產,而是交易驗證。沒有交易驗證,比特幣就不能買,不能賣,不能用,不能賺。如果挖礦停止,現存的比特幣會變成不動產-而不動產毫無價值。因此,與商品不同的是,如果挖礦利潤降至零,那么所有現存比特幣的價格也會降至零。

  難度調整人為的保護了礦工的利潤率,確保有足夠的礦工繼續挖礦。這可以保護比特幣免受攻擊,但它對比特幣作為一種交易系統的財務可持續性有著嚴重的影響。

  目前, 新比特幣是挖礦獎勵的一部分。但作為挖礦獎勵的新比特幣每隔幾年就會減半。最終會歸零。隨著難度調整迫使挖礦保持盈利,無論是由于價格下跌還是減半,下降的利潤率必須被上漲的交易費用抵消。該系統的用戶將不得不向礦工支付越來越多的比特幣,以確保他們誠實地挖礦。

  在我看來,這意味著將比特幣視作商品是錯誤的。礦工提供服務-交易驗證-比特幣用戶非常依賴這些服務。沒有這種服務,比特幣就會死亡,但是礦工的利潤也依賴于用戶的交易意愿。如果收費過高,用戶會停止使用比特幣進行交易,比特幣就會死亡。均衡交易費用將有足夠的用戶提供合理數量的交易以供驗證,有足夠的礦工誠實地進行驗證。

  最終,決定比特幣價值的是人們是否愿意用它交易。這包括買賣比特幣。但是,比特幣價格是否會繼續大幅上漲,讓用戶仍然愿意支付更高的交易費用?或者,隨著用戶集體離開該系統,最終將會出現價格下跌引發的死亡螺旋,隨后因為交易量減少迫使費用降至零,礦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