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94”和“824”整治后,區塊鏈行業又迎來另一個重磅政策——信息服務管理規定(意見稿),這意味著區塊鏈立法進入了“快車道”,信息服務并不是“法外之地”。


  2018年10月19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出臺《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并通過其官網和中國政府法制信息網公開發布信息,向社會公眾征求意見。這也是我國首次就國家級區塊鏈法規公開征求意見,意味著金融以外的區塊鏈應用被納入監管視野,區塊鏈行業的備案制發展也將被提上日程。


  《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發布后,在業內引起極大轟動。有業內人士認為此項規定過于嚴厲,給區塊鏈行業一記重拳,在很大程度上束縛了企業創新創業的手腳,或將對整個行業帶來一次“大洗牌”。


  業內專家則表示,當前區塊鏈行業不缺動力,缺的是規范管理。規范化管理,既可以有效避免“劣鏈驅逐良鏈”現象,也進一步打擊了只想發幣割韭菜不想扎實做區塊鏈實業的創業者。而備案制在一定程度上能夠給區塊鏈信息服務設置門檻,對良莠不齊的區塊鏈信息服務提供者也是一次大洗牌。總體來看,還是有利于區塊鏈行業的健康長遠發展。


  區塊鏈行業將戴上“緊箍咒”


  為規范區塊鏈信息服務,10月19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以下簡稱“網信辦”)制定并發布了《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下稱《意見稿》),這是我國首次就國家級區塊鏈法規公開征求意見,意味著金融以外的區塊鏈應用被監管者納入視野,區塊鏈立法開始進入“快車道”。


  對于區塊鏈信息服務的定義,《意見稿》是指基于區塊鏈技術或者系統通過互聯網站、應用程序等形式,向社會公眾提供信息服務。區塊鏈信息服務提供者,是指向社會公眾提供區塊鏈信息服務的主體或者節點,以及為區塊鏈信息服務的主體提供技術支持的機構或者組織;本規定所稱區塊鏈信息服務使用者,是指使用區塊鏈信息服務的機構或者個人。


  此前,一批頭部區塊鏈自媒體的微信公眾號在8月21日晚被大面積封停,隨后在9月又封停了第二批,引發行業內外的猜測。隨后騰訊解釋稱,部分公眾號涉嫌發布ICO和虛擬貨幣交易炒作信息,違反《即時通訊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已被責令屏蔽所有內容,賬號被永久封停。


  據鏈深度了解,《意見稿》出臺后,外界將區塊鏈信息服務提供者解讀為所有的區塊鏈媒體,這存在明顯的理解性錯誤。其實,是指幣乎、ONO等基于區塊鏈技術向公眾提供信息服務的區塊鏈媒體。


  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指出,判斷一家區塊鏈媒體是否受《意見稿》的管理,主要看該媒體采取的是傳統的傳播技術和渠道,還是通過區塊鏈技術、系統,“報道即挖礦”、“轉發即挖礦”、“閱讀即挖礦”?如果含有內容與挖礦、產生tokens直接相關,我們認為該媒體行為應該受到《意見稿》的管理。


  8月24日,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等多部門聯合發文提示稱,一些不法分子打著“金融創新”、“區塊鏈”的旗號通過公開宣傳,以“靜態收益”(炒幣升值獲利)和“動態收益”(發展下線獲利)為誘餌,吸引公眾投入資金,并利誘投資人發展人員加入,不斷擴充資金池,具有非法集資、傳銷、詐騙等違法行為特征。


  對此,《意見稿》規定,區塊鏈信息服務提供者違反規定制作、復制、發布、傳播法律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禁止的信息內容的,由國家和省、自治區、直轄市網信辦依法給予警告、責令限期改正;情節嚴重或者拒不改正的,責令暫停服務,處5000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直至轉由相關部門依法關閉服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這已表明了監管機構的態度:違者可判刑。


  國家信息中心中經網管理中心副主任、區塊鏈經濟學家朱幼平表示,實際上,區塊鏈行業不缺動力,缺的是規范管理。有了規范管理,可以避免“劣鏈驅逐良鏈”現象,對于只想發幣割韭菜不想扎實做區塊鏈實業的是更進一步打擊,對于區塊鏈行業健康長遠發展,是有好處的。


  業內普遍認為,《意見稿》是區塊鏈信息服務規范化管理的一個前奏。無論是杭州互聯網法院判決,還是最高院規定認可區塊鏈,都是司法認可的范疇,是一個巨大的進步。現在《意見稿》的出臺,更是說明了立法已開始逐步跟進,這在某種程度上,杜絕了借區塊鏈名義從事違法違規行為,有效避免了區塊鏈的污名化。


  鏈深度注意到,為加強對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的整治,《意見稿》針對11項違法違規行為落實了法律責任,輕則暫停服務、限期整改,重則罰款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換句話說,區塊鏈信息服務將要被扣上“緊箍咒”,在內容及安全方面更加合規化。


  備案制監管呼之欲出


  任何一個行業爆發后必須有監管的政策輔助,才能健康安穩的發展下去。備受關注的網貸行業在經歷了野蠻生長后,終于迎來了“去偽存真”備案制度。如今,網貸在歷經2年的清理整頓后,已逐漸走向了合規化,行業發展之路日漸明朗。


  與之不同的是,區塊鏈行業在發展初期就受到了監管的注意,此次《意見稿》更是對于區塊鏈的信息服務提出備案制,并劃出多條從業紅線,違者將受到處罰。


  對于區塊鏈的監管方面,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楊東曾提出,“區塊鏈+監管”,即“法鏈(RegChain)”是未來監管的新方向。


  "區塊鏈本身比較復雜,難以理解,需要更多的宣傳、教育、推廣,但是行業中的偽專家、學者太多,讓行業中出現了泥沙俱下的情況。這種情況也導致了在區塊鏈行業的發展中出現了一些誤解,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行業泡沫和技術泡沫。"楊東強調, “以鏈治鏈”,通過區塊鏈技術加強監管是區塊鏈技術一個非常重要的應用場景,政府需要通過技術手段來改變監管方式,提高監管效率,降低監管成本,提升監管的有效性。


  鏈深度注意到,區塊鏈行業興起后,業內流行這樣一種現狀,各色各樣的區塊鏈項目創始人狂加好友,然后拉群進行相關區塊鏈項目的信息傳播。據業內人士透露,其實,這些所謂的創始人稱呼只是對自己的包裝,隨便拉個幾百人的群就開始大肆宣傳,然后誘使投資者入局,牟取暴利。


  《意見稿》發布后,區塊鏈備案制監管提上了日程,這在一定程度上,給區塊鏈信息服務設置了門檻,一些利益捆綁太重、想借用信息傳播的幌子來誘騙投資者的主體可能就很難通過備案了。


  肖颯指出,摒棄“許可制”,采取“備案制”,是行政管理機關的科學選擇。許可制往往會把行業管得太死,放任自流又會導致不可預估的風險,取用中間的“備案制”,可能是監管機構希望區塊鏈行業既有規矩又有活力。


  事實上,每一次政策法規的出臺,對于行業的發展長遠來看都是利好。從去年的“9.4”政策來看,雖然對幣圈造成重挫,但是長遠來看,對整個區塊鏈行業卻是積極的影響。跟其他諸多行業一樣,區塊鏈行業要從野蠻走向成熟,需要一個擁抱監管的過程,每一項新政策的出臺,都說明行業在規范化的路上又前進了一步。


  正如肖颯所言,當前區塊鏈行業呈現“沙漏式”趨勢,一方面BAT及各大銀行的區塊鏈嘗試很積極,也出現一些優質項目。另一方面空氣項目、傳銷幣依然大量存在,投機者血本無歸。處于中間地帶的項目很少,幾乎可以“肉眼”判斷屬于沙漏的上半部還是下半部。


  “抓緊定下審查標準,按照標準審核項目,地方監管機構(省級網信辦)在收到齊全的備案材料后,將在20個工作日內予以備案,還將向社會進行公示。公示的做法就是讓社會進行監督。同時,此次監管‘亮點’是:不予備案的說明理由,這就打破了監管‘黑匣子’,有利于杜絕腐敗等問題。”


  此次規范主要集中在內容安全管理等監管層面。幣圈人士普遍認為信息上鏈之后,因為不可篡改和刪除,監管部門束手無策,但可以通過區塊鏈智能合約部署,對信息進行有效屏蔽,使用戶無法看到,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隔離和管理區塊鏈上的不良信息、言論、視頻等內容。若技術和時機一旦成熟,網信辦大概率也會應用區塊鏈技術對鏈上信息進行治理。


  業內人士表示,《意見稿》的出臺對區塊鏈行業將是一次激濁揚清的好機會,備案制的提出會給整個行業帶來一場“大洗牌”。值得注意的是,對于區塊鏈這類新事物,立法上應該平衡監管與發展之間的關系,在劃清紅線的同時,給予足夠的創新空間。